熱火輸不停的新聞不斷發酵,我自也不能免俗的來談談自己對總教練Pat Riley的一些想法。
 

 
 
自Alonzo Mouring南下邁阿密之後,熱火和黃蜂這兩支同年加入NBA的球隊就成為我最喜歡的兩支球隊,而可稱之為大宗師的Pat Riley也逐漸成為我最欣賞的籃球教練。
 
直到現在,甚至有時我也會認為一些交易有炒短線的嫌疑,但我仍認為身處在籃球圈的Riley想必比我們這些遠在太平洋對岸的人知道的更多,他如此做想必有他自己的理由,只除了一筆交易--2007年球季前用Stan Van Gundy換來的一個第二輪選秀權,也許說是用坳的更恰當。
 
雖說NBA也是個商場,在其中自然是在商言商,但是我一直認為,難道其中真的不能有任何一絲絲的人情味存在嗎?
 
舉個例子來說,灰狼將KG交易到塞爾提克的事總是讓人感覺有內奸的存在,即使是我也不例外。但是換個角度想,當你處在McHale的位置時,事情其實是那麼的理所當然:KG絕對是名好球員,即便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是一個人在場上奮鬥,但是他從未放棄過比賽。只是不斷的輸球總是會磨損一個人的鬥志,我相信他確實有出現過不如求去的念頭,而灰狼高層也不會不知情。憑良心說,就算不管造成灰狼今天的情形的罪魁禍首是誰,球團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把王牌交易出去而大破大立進行重建,這樣不但放手讓KG去追求他所渴望的勝利,也把球隊從不上不下的一灘死水中解放出來,不啻為一個選擇。而談到能夠符合灰狼要一堆新秀的交易需求(KG的薪水也的確需要一堆人去換),眼下可供選擇的除了塞爾提克外不外乎公牛、老鷹和湖人幾支球隊。扣掉KG大概不會想去的老鷹,也就剩下3個地方供你選擇:
波士頓,McHale功成名就的地方,現在的總管是當年的老戰友;
洛杉磯,McHale終其球員生涯都在努力對抗的球隊;
芝加哥,當年Jordan領軍的年輕公牛也屢屢給塞爾提克造成威脅;
很明顯的,若我是McHale,我也會選擇讓KG去波士頓而不是讓他去洛杉磯或芝加哥,讓他去帶著新隊友在比賽中來蹂躪我的老東家,那會是怎樣情何以堪的事,更何況順勢賣個人情給老戰友又是何樂而不為。
 
Alonzo Mourning在2004年12月17日因為Vince Carter的交易而來到多倫多。想要贏球的他並不願意待在準備重建的暴龍,而希望能回到熱火去和俠客以及Wade一同奮鬥。在了解他的心已不在此之後,暴龍也做了個順水人情將Zo釋出讓他得以如願回到老東家。而熱火在獲得禁區防守悍將之後,也如願在下個球季拿下了NBA總冠軍。如此不但皆大歡喜,也讓熱火欠了暴龍一個人情,你很難去否定這件事是無用的,也許之後有一天暴龍在交易或選秀時會有需要熱火的地方,又有誰能說這是不可能呢?
 
剛看到熱火魔術這筆交易的時候,我相信大部分人的第一想法一定是:不愧是Pat Riley,這樣也能坳到一個選秀權。但是這裡我們必須了解的是,今天在電腦前拍手叫好,稱讚Riley精明睿智的我們之中,大部分的人這輩子大概都不會進到NBA球隊的核心之中去做決策,真正去做決策的是那些我們眼中的冤大頭或是傻子,那在他們的眼中,想必狡猾奸詐,趁人之危這些字眼都可以用在Riley身上。
 
從念書到進入社會,總是脫離不開人這種動物。誰也都知道,處在群體之中,處處樹敵也絕非好事。那今天既然你已經撤掉Van Gundy的教練職務,人家又從魔術身上找到了愛,又何苦非要凹一個二輪選秀權回來,而不是好聚好散的讓他去追尋自己的理想。我不是很清楚魔術的Front Office在這件事中作何感想,但是難保不會有人去記恨,也許這之中的人哪天在背後捅你一刀,也許只是破壞一個小交易,但可能就攸關著你奪冠的算盤敲不敲得響。
 
精明至極,也無怪乎昔年諸葛瑾看著他那天才橫溢的兒子卻不無惋惜的說道:聰明盡顯於外,絕非保家之主。作為熱火的球迷,我也只能希望這些事都不會發生。
創作者介紹

隱市軒地帶

GreenB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