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輸了。

 
其實在陽建福上場以後我就把電視關了,並不是瞧不起他,而是想到一個很可悲的現象:我們用許文雄當犧牲打去對付日本,前一天已經出賽過的鄭凱文再放上來後援,卻在對付可能是本屆最弱的中國大陸時先後派出兩大王牌,不管輸贏,其實都已經是不好的現象了,而現在更換來真正是哭笑不得的結果。
 
輸球有很多原因,我再跟著一窩瘋去幫忙檢討其實既無濟於事,此外也僅是落井下石罷了。不過會想寫這篇反而是之前網路看到一大堆實在是糟糕至極的言論。
 
從小的成長環境和教育背景,其實在比賽中不管是面對所謂的中國、日本或是稱作大陸、日本,我都是有那種一定要贏的感覺,實力強弱是其次,但是就是要贏。所以以前每次看到中華男籃刻意放掉大陸,動輒輸40分那種比賽就一肚子火,我相信這種人應該也不在少數,但是我實在很不能接受有些人動不動就是支那、支那豬的鬼叫,或是一輸球就發一堆有沒有台灣男優強暴日本女優的片子的這種月經文,這樣到底有什麼意義?
 
因為對歷史多少有點興趣,所以我大概知道(但不是非常清楚與了解),過往可能在清朝以前,因為中國是著名的瓷器生產國(China同時有瓷器與中國的意思),有些國家確實是在音轉之後稱呼中國為支那。但是語言這種東西是會變的,在日本搖身一變也成為可以侵略中國的列強時,這種用語已經變成了一種蔑視,甚至是帶有羞辱意味的用詞。我絕不否認,在每個民族之中獲多或少都有一些名詞是對另外一種民族的輕視稱呼,但是我們可否換另外一種角度去思考,今天換作對岸的一些人用一些比之呆胞更為惡劣的稱呼時,我們本身作何感想?舉個例子,過去的我並不是多欣賞陳文茜,但是某前立委把她稱作是婊子時卻讓我非常不以為然,而我的某部分同學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那只是比喻。那請問,今天某人把你的母親姐妹比喻做婊子時,你做何感想。更別提只要一輸球就想找別國女人來發洩那種不正常思想了,即使是開玩笑我也都覺得很糟糕。一個國家的男人在輸掉不管是戰爭或是球賽後而只想找敵方女性來發洩實在是一種很可恥的行為和心態。
 
最後的是一些讓我在比賽中的聯想,從昨天的日本到今天的中國,我們至少有多此的得分機會往往最後變成強勁平飛球直接打往對方的手套,更別提恰恰今天九上那個投手前強勁飛球了。棒球場上一直是一個運氣成分很濃的地方,未知生,焉知死,我無意去把一些場上發生的事牽扯到鬼神之說,但是看到一些網路的言論再對照場上發生一些讓人很嘔的狀況時,我們還能做什麼解釋呢?
 
別再去用一些沒意義的言語羞辱別人了,說真的,狗咬你,你也咬狗嗎?更何況嘴巴罵的再兇狠也無濟於事,別人已經用比賽來反過來羞辱我們了。

    全站熱搜

    GreenB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